YB

网管菌:

生命的玫瑰仍透射出艳红,

而你已不在

出镜:玖玖

-大器晚成-:

【拍摄 小珊】找珊姐拍照会上瘾的..........动作废的救星((

【月岛 蛋蛋//山口 我//后勤 夜歌】((夜歌骑着单车跟公车赛跑(((


八月最后一天拍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gay哦我受不了了!!!!!!!!!!!!

Arisa:

ちはやふる

千早 cn 鬼鬼纓

太一 cn 誠心


in 2013 WCS福建賽區 評委 


-阿寒の森-:

东京食尸鬼 

金木研 cn Omiya | 神代利世 cn 諾維

Photo thx O爸 | VJ

完整版请至我的微博^ ^


夜夜夜夜:

上次#张佳乐生贺#的最后一条。lft上限定大小以及张数所以只能分开来发。

之前2月24当天已经发了第一条和第二条,这是最后一条的1, 一会还有2。

摄影感谢NEJI


子楚_钰:

【江之岛盾子:原PO@_子楚 ,摄影兼开锁小能手:@Liek·LOK'TAR  妆娘: @YUUNA WANG  二摄: @谢泽泽泽泽丶 后期酱:@唐家三炮 】 弹丸真心玩了好多遍,里边什么角色都特别喜欢,最当属的还是狛枝跟盾子啦~!被我拖了快一年的片子,感谢不杀之恩(喂)!


Always be with you(瑟莱第2P,心理变小身体没变)

Lko:

距离魔戒被末日火山的沿江吞噬销毁已经过去了数年,索伦的阴影彻底消失在了中土世界,现在霍比特人依旧快乐的生活在夏尔,精灵们也在密林深处继续渡过他们漫长的一生。


  人类则是在人皇阿拉贡的带领下生活也十分幸福。充足的阳光,丰富的食物,没有战争的侵扰,对于他们来说这就十分满足了。而最近更让他们开心的是,人皇阿拉贡和他的妻子暮星公主亚文前不久生下了一位小王子。得知这一消息的金雳与莱戈拉斯决定去看看阿拉贡这位好友。


 


 


离米那斯提力斯还有一段距离的森林之中,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身影穿梭其中,矮个的嘴里不断的嘟囔着什么,个子高的则是不断的前进然后停下来看看跟在后面的人。没错这两个人就是莱戈拉斯和金雳。


  “嘿,我说莱戈拉斯,我们停下来休息下吧,你要知道我们矮人并不擅长长跑,我们更擅长短跑,我们有强大的爆发力,能够砰的一下像火箭一样冲出去。”金雳跟在莱戈拉斯的后面气喘吁吁地说。


  “今天我们已经休息两次了,金雳。”莱戈拉斯停下来转头看着金雳。


  被莱戈拉斯这么一说金雳确实有些不好意思,乖乖的闭上了嘴,跟在莱戈拉斯后面继续赶路。


  “等下莱戈拉斯,你来看看这是什么?”金雳忽然看到了一株奇怪的植物,明明很大很茂盛却只结了一颗果实,果实的皮是橘色的,就像是太阳一般的橘色,而且似乎还发着微弱的光。


  被叫到的莱戈拉斯看到金雳停了下来盯着一棵树仔细的打量,便向金雳就走了过去,然后他看到了眼前的树。枝叶很繁茂,叶子是带着弧度的菱形,外边有小刺,上面挂着一颗橘色有点像是苹果的果实。


  “你说这会不会是什么新品种,莱戈拉斯。”金雳看着果实伸手将它摘了下来,“哦,这叶子真锋利。”金雳被划伤了手,手背上冒着小血珠。


  “不知道,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吃。”莱戈拉斯看着他手中的果实建议道,他总感觉这果实不太安全,太有诱惑力了。


  “好吧,或许你是对的,不过我要将它带去给阿拉贡看看,这真是神奇的果实。”然后金雳顺手将果实装进了口袋。


  


 


 


 


两人没有在这果实上花费太多的时间,就继续赶路了,半个月后的傍晚两人总算是到达了米那斯提力斯。


  “嘿,阿拉贡,好久不见。”金雳看到阿拉贡上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久不见,金雳,还有莱戈拉斯,欢迎你们。”松开金雳的阿拉贡顺势也给莱戈拉斯来了一个拥抱。


  “好久不见。”莱戈拉斯拍了拍朋友的背,看到阿拉贡过的很不错的样子,他由衷地为他的朋友们感到开心。


  “阿拉贡,你的小王子呢,快让我们看看。”金雳很喜欢孩子,所以开口第一件事竟然不是喝酒而是要看小王子。


不多时亚文就带着小王子过来了,四五岁的小男孩和他的父亲阿拉贡很像,想必以后会和他的父亲一样的英勇。


 


 


  晚饭的时候金雳可是喝了不少酒,到最后是被人抬下去的。几个人毕竟许久不见,又都是豪爽之人,也就没有控制酒量。


  莱戈拉斯倒是还保持着一丝清醒,不至于像是金雳那样的失态,只是也有些迷糊。起身顺手从果盘里拿出一个苹果,咬了两口想要醒醒酒。如果他还清醒这,肯定不会咽下这一口“苹果”,因为这正是金雳摘下的那颗奇怪的果实,之前给阿拉贡看完之后就被随手放在了果盘,结果喝的迷糊的莱戈拉斯也没注意,只是觉得这苹果很甜,吃完就回客房睡了。


 


 


第二天一早,莱戈拉斯迷迷糊糊的醒来,伸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掀起被子来。“这是哪里?”莱戈拉斯想了想看了看周围的装饰才想起来自己在朋友阿拉贡的家里。“阿拉贡!金雳!你们在哪儿!”


  “莱戈拉斯你醒了?”金雳从醉酒中醒来,就来找莱戈拉斯,阿拉贡说今天要一起打猎。


  “金雳!我起来了,我们去找阿拉贡玩吧!”莱戈拉斯开心地说,眼睛里冒着小星星,他可是还记得阿拉贡说要带他们去打猎玩儿的。他要抓住最强大的猎物回去然后送给Ada!


  “……”金雳看着眼前一副小孩子做派的莱戈拉斯有点吃惊:“莱戈拉斯你是怎么了?”


“没事啊,快走吧,我们去打猎玩。”莱戈拉斯说着跑了出去,边跑还叫着金雳让他快一点。


 


 


  阿拉贡看到这样的莱戈拉斯也是十分的吃惊,莱戈拉斯就像是回到了五六岁,虽然身体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智完全变成了小孩子。看着和自己儿子玩的开心的莱戈拉斯,阿拉贡只觉得头疼,梵拉保佑眼前这个一箭射死猛犸象的莱戈拉斯和自己儿子打闹的时候能收的住手……


  “阿拉贡,或许你们可以去找我的父亲,他或许会知道莱戈拉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亚文提议道。


  埃尔隆德是名智者,并且医术高明,或许他真的可以找到办法让莱戈拉斯恢复正常。既然亚文给他们提供了建议,目前也没有其他办法,他们只好去了。


  而听到不去打猎的莱戈拉斯则是一脸失望地说,“不能去打猎了么,那就不能送礼物给Ada了。”莱戈拉斯双手背到了身后,低头看着脚尖,不停的在地下画着圈圈。


  这样的动作如果是小精灵来做肯定是很萌很可爱,但是让莱戈拉斯这么一个已经成年想精灵来做实在是有着一种深深的违和感……不过还是有点可爱,阿拉贡偷偷地想着。


  “莱戈拉斯我们是去找埃尔隆德叔叔玩哦,瑞文戴尔可是很漂亮的哦。”阿拉贡无奈地用着哄小孩的语气跟莱戈拉斯讲话。


  听到可以去瑞文戴尔,莱戈拉斯虽然很遗憾不能给Ada送礼物,但是他也很久没有去瑞文戴尔玩儿了,所以就乖乖地跟着阿拉贡还有金雳骑马前往瑞文戴尔。


 


 


 


瑞文戴尔,东方最后一片乐土,无论什么时候都美丽的如同仙境一般。


  “埃尔隆德叔叔!”莱戈拉斯见到埃尔隆德就扑了上去,“莱戈拉斯好想你。”


  “阿拉贡,这是怎么一回事?”埃尔隆德身上还挂着莱戈拉斯,只能向莱戈拉斯身后的阿拉贡发问,这样的莱戈拉斯明显不正常。


  当知道莱戈拉斯的一觉醒来就变成这个样子的时候埃尔隆德也很惊讶,毕竟就算他活了这么久这件事他也是第一次见。


  “养父,您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帮他?”好友这个样子虽然觉得很可爱但是如果永远变不回来那可就糟糕了,尤其是莱戈拉斯的父亲,阿拉贡毫不怀疑他一定会杀到刚铎。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阿拉贡,我需要去查一查资料,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莱戈拉斯的行为变成了小孩一般,一个不注意就会跑不见,对所有事情的都有着十二万分的好奇,于是就在埃尔隆德翻阅古籍的这段时间,他自己一个人完成了对瑞文戴尔的探险,并且收集了不少他认为的战利品。


  比如最高树枝上的的花,最高宫殿上的那块石头石,别人问他这些有什么用时,莱戈拉斯都会一脸开心的笑着说要带给Ada看。对于心智已经变小的莱戈拉斯来说Ada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了。


  莱戈拉斯对于瑞文戴尔的征服一直持续到埃尔隆德查阅完资料回来,埃尔隆德告诉阿拉贡他们莱戈拉斯误食的是一种濒临灭绝的植物的果实,也就是他的种子,只有回到至亲身边才有恢复的可能。


  于是三人再次踏上了将莱戈拉斯送回幽暗密林他父亲的身边旅程。由于一路上莱戈拉斯坚持认为自己已经是一个成年的精灵勇士,不愿意与人骑一匹马,然而独自骑马的莱戈拉斯总是被路上的一些东西吸引偏离路线,三人的旅程无奈之下被拉长了。


 


 


两个月之后,三人总算来到了幽暗密林。


  “Ada!”莱戈拉斯看见瑟兰迪尔立刻就扑进了瑟兰迪尔的怀里。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有点不敢相信,莱戈拉斯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叫过自己,更别说拥抱了。


  “尊敬的瑟兰迪尔国王,是这样的,莱戈拉斯不小心误食了一种奇怪的植物的果实,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心智只有五六岁,我的养父埃尔隆德领主说需要在您的身边才会恢复。”看见瑟兰迪尔有些怀疑的盯着自己,阿拉贡了立刻出口解释道。


  “竟然还有这样的果实,”听了阿拉贡的回答,瑟兰迪尔难得的没有发难,“谢谢你们送莱戈拉斯回来,我会照顾他的。”瑟兰迪尔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果实,表面看上去还是十分的平静,内心却已经风起云涌。


  莱戈拉斯已经顺利的交给了瑟兰迪尔,人皇阿拉贡也没有多留,毕竟刚铎还离不开他,自己要尽快赶回去,而金雳也跟着他一起离开了。


  “Ada?”直到阿拉贡离开瑟兰迪尔还没能完全消化这则消息,被莱戈拉斯叫了一声总算是回过了神来。


  “怎么了,莱戈拉斯?”


  “Ada我困了。”说完还揉了揉眼睛,


  “的确不早了,也是该休息了。”阿拉贡带着莱戈拉斯到达幽暗密林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小孩子心智的莱戈拉斯早就有些困了。


  想要见到父亲的期望支持他撑了许久,人皇一走就再也坚持不住,困意蜂拥而来。


  “Ada,我想和你睡。”莱戈拉斯拉着瑟兰迪尔的衣角,眨巴眨巴眼睛。声音虽然没孩子的软软糯糯,有些低沉,却是说不出的性感。


  瑟兰迪尔已经很久没有和儿子一起睡了。从前莱戈拉斯小的时候也经常这样拉着自己的衣角,说要和自己睡,只是自从莱戈拉斯长大以后自己和儿子的关系就再也回不到小时候那么亲近,这样一起睡的事情更是已经许久不曾发生过了。


  莱戈拉斯见自己的Ada没有出声,“Ada不出声就是默认了哦~”说着小跑着去自己的屋子抱来了被子,就钻到了瑟兰迪尔的床上。


  瑟兰迪尔看莱戈拉斯睡了过去抬手将莱戈拉斯带进了怀里,莱戈拉斯下意识在瑟兰迪尔的怀里蹭蹭,找的一个舒适的位置后又深深睡了过去。瑟兰迪尔好久没有这样抱着莱戈拉斯了,而这一晚两人睡的都格外的香甜。


  于是第二天一早莱戈拉斯醒来就看到自己睡在自己父亲的怀里,睁开眼就看到父亲俊美的脸庞,莱戈拉斯不知道为什么红了脸,立刻爬出了瑟兰迪尔的怀里,起床了。而瑟兰迪尔也因为莱戈拉斯的动作醒了过来。


  睁开眼的瑟兰迪尔就看到儿子背影仓皇的离开了这里,不由得笑了笑,也起了身,差不多也到了该巡查的时候了。


  离开的莱戈拉斯觉得自己很害羞,他的Ada还是那么的好看,而自己又看着Ada的脸出神,真是太不坚定了。


  收拾完毕的瑟兰迪尔在一棵树下找到了自己的儿子,这孩子可能还没有从早上的事回过神来,正面对着树而站,额头靠在粗糙的树皮上。


  看着眼前的情景瑟兰迪尔不禁想到以前这孩子也是这样,一害羞就会倚到树上,直到自己来找他,瑟兰迪尔轻轻的走到莱戈拉斯的身边,牵起他的手,“我的小莱戈拉斯。”


  “Ada,你怎么过来了?”莱戈拉斯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找到了。


  “当然是来找我的小叶子,走啦,跟Ada一起去巡视。”瑟兰迪尔已经接受了自己儿子变成了小孩,下意识的像以前一样称呼着莱戈拉斯。


  “嗯,跟Ada一起!”莱戈拉斯发现自己对Ada叫自己小叶子感到非常开心。


 


 


瑟兰迪尔牵着莱戈拉斯的手,巡查着幽暗密林的领土。


  一路上精灵们都很好奇国王为何要牵着王子的手。由于昨天莱戈拉斯他们回来的时候很晚了,很多精灵并不知道自己的王子现在的思想状态是幼年。


  而瑟兰迪尔自己也没有解释的意思,于是就由着精灵们随意猜测,大部分的精灵都觉得自己的王子一定是生病,而莱戈拉斯听到这些精灵们的讨论不由得问在身旁的瑟兰迪尔。


  “Ada,为什么他们说小叶子病了呢?小叶子牵着父王的手是不对的么?”莱戈拉斯看着身边的父亲,泫然欲泣。


  对于莱戈拉斯来说一觉醒来自己就变得跟Ada一样高了,有些高兴但是也有些不安,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是慢慢的长高,而自己却是一夜就变成这样,难道真的就像精灵们说的自己病了,那自己是不是就会这样死掉了?想着想着莱戈拉斯忍不住伤心地哭了出来。


  “没有哦,我的小叶子很健康,他们只是不知道小叶子长大了,你给了他们一个惊喜。”瑟兰迪尔温柔地擦干莱戈拉斯的眼泪安慰道。


  跟在瑟兰迪尔身后的侍卫知道自己的王子心智退化到五六岁的样子,但是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他们有点接受不能。温柔的王与乖顺的王子,这样的相处模式他们已经几百年没见过了。


  走着走着瑟兰迪尔突然盯着一个方向不动了,莱戈拉斯顺着瑟兰迪尔的目光看去,只见是一对母子,小精灵编了一个花环带到了母亲的头上。以精灵们的听力自然是能够听到那孩子在说什么,只是听到之后莱戈拉斯的耳朵不由得红了起来。


  瑟兰迪尔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得想到了以前莱戈拉斯还小的时候的事情。


  “AdaAda!你看。”小小的身影从外面跑了进来,手里捧着什么东西。


  “怎么了。我的小莱戈拉斯,你发现了什么?”瑟兰迪尔蹲下将跑进来孩子抱进怀里。


  “Ada你把手伸出来!”小莱格拉斯的声音充满了雀跃。


  瑟兰迪尔看着儿子眼睛闪烁的光芒将手伸了出来了,然后小人儿快速地将手里的东西戴到了瑟兰迪尔的手指上。


  “这样Ada就是我的了,等我长大了要娶Ada!”小莱格拉斯笑的十分开心,对于那时候的他来说,长大后能和Ada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看着眼前用花朵编制的戒指,瑟兰迪尔有些出神。


  “Ada你不喜欢么?”看着瑟兰迪尔不出声,莱戈拉斯以为Ada不喜欢,眼睛里已经有了雾气,声音也带上了哭腔。


  “不,Ada很喜欢,谢谢小叶子。”说着亲吻了一下小莱戈拉斯的脸。


  被亲吻的小莱戈拉斯瞬间扬起了笑脸然后整个密林深处的精灵都知道我们的小莱格拉斯长大了要娶自己的Ada。


  “王。”在一旁的侍卫唤回了瑟兰迪尔的意识,转头看了看还在害羞的莱戈拉斯,想必也是想起了这件事情。


  “Ada,小叶子是不是已经长大了?”莱戈拉斯红着脸说道。


  “是啊,Ada的小叶子已经长大了。”


  “那小叶子是不是就可以娶Ada了?”莱戈拉斯看着瑟兰迪尔的眼睛闪着期许的光芒。


  “……”瑟兰迪尔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说话就是默许了!耶,小叶子可以娶Ada了!”莱戈拉斯雀跃的松开了瑟兰迪尔的手。


瑟兰迪尔觉得自己已经来不及解释了,想必明天整个精灵城就会流传着莱戈拉斯要娶自己Ada的消息了。无奈瑟兰迪尔只能命令侍卫将王子心智退化的事尽快吩咐下去,而跟在身后的侍卫已经吓傻了,他们不明白他们错过了什么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的情况。


其实Ada娶你也是可以的。翻出莱戈拉斯小时候为自己编的戒指,瑟兰迪尔微笑着想到。


 


 


自从莱戈拉斯心智变小,瑟兰迪尔就没怎么让莱戈拉斯离开过自己的身边。他还是不放心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希望莱戈拉斯能快一点恢复,但又希望这样的情况持续的久一点,内心十分的矛盾。莱戈拉斯自己也更愿意待在瑟兰迪尔的身边,于是精灵们到哪里都能看到他们的国王和他们的王子在一起。


  今天莱戈拉斯一个人在花园待着,有人来拜访瑟兰迪尔所以他没有待在他的身边而是在离瑟兰迪尔最近的花园里待着。


  “小王子殿下。”一位看着有些年老的精灵坐在了莱戈拉斯的身边。


  “穆哈纳婶婶。”眼前的这个年老的精灵莱戈拉斯认识,自己以前小的时候经常受到她的照顾。


  “小王子,今天怎么没有和国王在一起?”穆哈纳笑着说。


  莱戈拉斯沉默不言,一会儿才开口,“Ada有事,不能陪小叶子玩。”


  “王子最喜欢的就是粘着国王了,王子很喜欢国王吧。”


  “嗯,莱戈拉斯最最最喜欢Ada了!”


  “国王也最最喜欢王子了哦。”穆哈纳从小看着莱戈拉斯长大,后来眼看着莱戈拉斯与瑟兰迪尔的关系越来越冷淡,感到十分的难过却又无能为力。


  “真的嘛?可是他们都说父亲谁也不爱……”莱戈拉斯想到以前无意中听到别的精灵这么说,很是伤心。


  “国王陛下真的很爱小王子,小时候小王子送给他的东西都被他收藏了起来。只是随着小王子的长大,国王陛下越来越不知道怎么表达他的爱,所以莱戈拉斯王子走的时候国王陛下很自责,也很伤心。”穆哈纳说这些的时候语气很悲伤,她能够明白国王陛下的想法,因为她也是看着国王陛下长大的。


  听到自己送的所有东西父王都收藏了起来莱戈拉斯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只知道有间屋子父亲从来不让别人进去。


  莱戈拉斯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喜悦里,Ada最喜欢自己这件事对于莱戈拉斯来说是最幸福的事了,因此都没有发现穆哈纳离开,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自顾自地走到了父亲那间谁也不让进的房门前。


  轻轻的推开门,屋内很干净,桌案上罗列摆放着许多东西,比他想象中的多:自己为Ada编织的小戒指,自己学习箭术时换下的一把把弓箭,自己抓来昆虫的标本,自己弄坏的花瓶,自己丢掉的玩具,甚至还有自己捏的泥球……


  莱戈拉斯看到这些的时候碧蓝的眼睛更亮了,Ada果然很爱自己呢。看完这些莱戈拉斯笑出了声,又悄悄地,慢慢地退出屋子。


  瑟兰迪尔送走拜访的人的找到莱戈拉斯的时候就看到莱戈拉斯又倚在树上,上前抱起莱戈拉斯,“怎么了,我的小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像小时候那样哄莱戈拉斯,以为是自己没有好好的陪莱戈拉斯玩,所以莱戈拉斯生气了。瑟兰迪尔想要安慰却不知如何说起,显得有些无措。


  结果莱戈拉斯先开了口:“Ada对不起。”莱戈拉斯觉得自己不应该怀疑Ada。


  听到道歉的瑟兰迪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轻轻的拍着莱戈拉斯的后背。


 


 


莱戈拉斯每天依旧十分不好意思的在Ada怀里醒来,而瑟兰迪尔则是很开心地每天看着他的小莱戈拉斯害羞地跑出去的背影。


  “嘭,哐,咚。”隔壁的房间突然传来接连碰撞的声音。


  瑟兰迪尔知道莱戈拉斯在隔壁看书,听到声音立刻起身,一进去只见莱戈拉斯呆站在一边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地上都是散落的书本。


  莱戈拉斯觉得自己很委屈,咬着下嘴唇眼睛湿漉漉的看着过来的瑟兰迪尔,轻轻的叫了一声,“Ada。”


  他只是想要把书拿下来而已,为什么都倒了,一定是因为打扫的哥哥偷懒,没有放好。


  莱戈拉斯现在的样子让瑟兰迪尔想起了以前这小子自己一个人跑出去挑战蜘蛛,虽然打败了蜘蛛却受了不小的伤,回来后见到自己也是这样咬着嘴唇叫着自己,当时瑟兰迪尔很生气的将莱戈拉斯关了禁闭,可是之后这小子出来将近七天没有跟他说话,让他既生气又有些难过。


  后来才知道,莱戈拉斯因为有人叫他哭包,说他是只会找国王陛下是胆小鬼,为了证明自己很勇敢才去挑战蜘蛛。得知真相的瑟兰迪尔主动跟莱戈拉斯道了歉,莱戈拉斯抱着瑟兰迪斯大哭了一场。小小的莱戈拉斯不愿意因为自己的让Ada被别人诟病。


  之后瑟兰迪斯亲手教莱戈拉斯箭术,几年之后莱戈拉斯的箭术在精灵族就已经数一数二了,而且再也没有人说他是哭包,再后来儿子就离开了自己……想到这里瑟兰迪尔又感到有些悲伤。


  “Ada?”莱戈拉斯将陷入回忆的瑟兰迪尔喊了回来。


  还没有完全回过神的瑟兰迪尔,看着儿子额头上的红痕下意识地亲吻了一下,而莱戈拉斯则是瞬间红了脸,一把推开自己的Ada跑了出去。被推倒坐在地的瑟兰迪尔望着儿子落荒而逃的身影不由得大声哈哈笑了起来。


  而跑出去的莱戈拉斯听到瑟兰迪尔难得的笑声更害羞了,就因为这样瑟兰迪尔之后几天都没怎么见到莱戈拉斯。


 


 


好几天没有看到自己儿子的瑟兰迪尔有点不开心,坐在大殿的椅子上在想怎么才能抓住那个小子,然后就听到有人禀报埃尔隆德领主来访。


  “埃尔隆德,好久不见。”瑟兰迪尔还沉浸在儿子不肯见自己的忧伤之中,声音也是懒懒的。


  “确实,不过你看起来不太好,莱戈拉斯给你带来什么麻烦了么?”埃尔隆德比较好奇莱戈拉斯到底有没有恢复。


  “那倒没有,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不,精灵会议要开始了,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顺便看看莱戈拉斯的情况,毕竟心智变小这件事也是我生平仅见。”埃尔隆德的声音多少有些幸灾乐祸。


  “别拿我儿子取笑,秃子。”


  “你还是这么护崽,瑟兰迪尔。”


  两人之间看起来有些剑拔弩张但是几秒之后就相视而笑起来,又商量了一下精灵会议的事埃尔隆德就告辞了,他还有其他要事。


  “知道莱戈拉斯现在去哪了么?”瑟兰迪尔问身边的侍卫。


  “据说这几天王子都在中心湖。”侍卫如实回答道。


  瑟兰迪尔听到之后起身前往中心湖,果然莱戈拉斯正坐在湖边钓鱼,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上钩的鱼太大还是脚下没站稳,莱戈拉斯扑通一声掉进了湖里,而瑟兰迪尔一过来就看到这样的事。


  瑟兰迪尔疾步跑向中心湖没有犹豫就跳进了湖里,将有点呛到水的的莱戈拉斯抱着浮上了水面,被抱上岸的莱戈拉斯狠狠地咳嗽了几声,吐出来喝进去水,莱戈拉斯他一直都不太擅长游泳。刚才瑟兰迪尔跳下湖的一瞬间他不由想到有Ada在真是太好了。


  “莱戈拉斯,莱戈拉斯,有没有事?”瑟兰迪尔很着急,尽管他浑身湿透显得有些狼狈,但对他而言莱戈拉斯比这些都要重要。


  “Ada我没事!都怪石头太滑了,害我没站稳,真讨厌!刚才那个一定是条大鱼。”


  瑟兰迪尔看见莱戈拉斯还能抱怨石头太滑,心里松了口气一把将莱戈拉斯抱进怀里,两人就这么湿漉漉的回到了宫殿,瑟兰迪尔细心的给莱戈拉斯擦了头发,换了衣服而莱戈拉斯难得的没有反抗,安静的接受摆弄,莱戈拉斯虽然还是孩子的心理,但是也能够明白Ada估计这会是真的被他吓到了。


  这么一折腾就到了晚上,莱戈拉斯调皮地给了瑟兰迪尔一个晚安吻,而瑟兰迪尔受宠若惊地看着已经躺好的莱戈拉斯,笑了笑躺在了莱戈拉斯的身边并且将人拥进了怀里。


 


 


第二天一早莱戈拉斯难得的没有害羞地跑出去,而瑟兰迪尔一睁眼就看到莱戈拉斯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瑟兰迪尔下意识的像小的时候一样亲吻了莱戈拉斯的额头,然后莱戈拉斯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然后跑了出去。


  接下来莱戈拉斯就又像小时候一样黏在了瑟兰迪尔的身边。只是最近的瑟兰迪尔为了精灵会议的事有点忙,没什么时间陪着莱戈拉斯,这让小叶子有点失落,虽然明白Ada是有正事,但是就是有些失落。


  莱戈拉斯找到了自己以前经常爬的树,他以前最喜欢的就是在上面发呆想心事。这次他想怎么才能让Ada多陪陪自己呢,于是想着想着莱戈拉斯就睡着了。


  而此时的瑟兰迪尔正在找莱戈拉斯,毕竟现在的他和一个普通的幼年精灵没什么差别。他找遍了花园,庭院,中心湖可是都没有找到,瑟兰迪尔开始着急了,不由得大声的喊了一声莱戈拉斯,这一声吓到了莱戈拉斯,在树上的身影一晃就摔了下来。


  好在瑟兰迪尔站的地方不远立即发现了在树上的莱戈拉斯,快步接住掉落下树的莱戈拉斯,被抱在怀里的莱戈拉斯下意识的咬了一口瑟兰迪尔的耳朵,这是他以前经常干的一件事,只要他觉得是Ada的错就会咬Ada的耳朵。


  “没事了,没事了。”瑟兰迪尔轻轻的拍着莱戈拉斯的后背。


  瑟兰迪尔不由想到以前的一件事,那时候的莱戈拉斯还只有五岁,活泼好动是这个年纪孩子应有的,小小的莱戈拉斯很喜欢自己的王冠,想要拿来玩,自己没有给他,小莱格拉斯就十分生气的跑掉了。


  而自己也没有去追,等到了傍晚小莱戈拉斯还有回来的时候瑟兰迪尔慌了带着侍卫找遍了所有莱戈拉斯可以去的地方,就是找不到,然后自己开始在密林里喊莱戈拉斯的名字,总算是听到了小小的回音。


  可是当瑟兰迪尔找到莱戈拉斯的时候眼前的景象把瑟兰迪尔吓傻了,莱戈拉斯在一棵树枝上,摇摇欲坠,下面围着很多蜘蛛,莱戈拉斯在树上哭着叫着Ada,当时瑟兰迪尔就红了眼,抽剑就冲了上去,解决了所有的蜘蛛。


  而这时支撑着莱戈拉斯的那根树枝突然折断了,差一点瑟兰迪尔就没有接到他,这件事让瑟兰迪尔耿耿于怀了好久,如今想起来真不是什么太好的回忆。


  虽然发生了这种事,但是当时的小莱戈拉斯还是没有得到王冠,可是小莱戈拉斯可没这么容易放弃,于是他趁着Ada午睡的时候将王冠上插满了花,而醒来后的瑟兰迪尔也完全没有发现,直到睡觉的时候才发现,而瑟兰迪尔只是宠溺的笑笑,将这些花朵也收藏了起来。


 


 


最近的几天莱戈拉斯与瑟兰迪尔一直在收拾书柜,之前被莱戈拉斯弄乱了两个人都忘记了整理,如今再次进到书房才想起来。


  于是两人就干脆将所有的书都整理一边,翻着翻着瑟兰迪尔突然看到了一样有趣的东西,薄薄的小册子,上面用稚嫩的笔法写着莱戈拉斯的精灵史。


  瑟兰迪尔第一次看到这个东西,翻开了第一页,同样是稚嫩的笔法写着:


  “今天是莱戈拉斯记录精灵史的第一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Ada依旧很好看!就像是瓶子里装着的花朵一样,而我也依旧很听话的跟在Ada身边。”


瑟兰迪尔觉得自己仿佛能看到小家伙骄傲的昂着头的样子。


  “中午的时候因为挑食被Ada说了,心里很难过。那个东西真的一点都不好吃,为什么Ada非得要我吃呢,小莱戈拉斯不明白。”


因为挑食长不高啊,望着眼前“矮小”的儿子,瑟兰迪尔心里想着,即使是成年后的身高也远远及不上他的父亲。


  ……


  接下来的内容也都是如此记录着莱戈拉斯平常的生活,瑟兰迪尔看的出神,莱戈拉斯发现了自己的Ada正出神的看着什么,不由得好奇凑近与自己的Ada一起看,看了几眼脸就红了。


  “Ada不准看。”莱戈拉斯害羞地说。


  瑟兰迪尔没有说话只是笑笑,莱戈拉斯这才发现瑟兰迪尔已经看完了全部,羞愤的莱戈拉斯又一口咬住了瑟兰迪尔的耳朵。


  “我的小莱戈拉斯写得很好。”瑟兰迪尔将书放下,伸手将莱戈拉斯抱进了怀里,亲了一口莱戈拉斯羞红的脸颊。


  好好地安慰了一番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将这本充满童趣的小小日记作为自己的珍藏之一收了起来。


 


 


今天莱戈拉斯很开心,因为Ada答应要带他出去玩,他不由得在花园围着花坛跑了起来。没过多久瑟兰迪尔就来到了花园,看到雀跃的莱戈拉斯他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


  “Ada!”莱戈拉斯总算是看到了在一旁的瑟兰迪尔。


  莱戈拉斯跑向瑟兰迪尔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在砰砰跳动了两下,很强烈然后却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莱戈拉斯的晕倒吓坏前来的瑟兰迪尔立刻冲上前将人抱起,而跟在他身后而来的竟然是埃尔隆德,原来埃尔隆德处理完事务之后回来了,只是因为好奇莱戈拉斯什么时候能够变回来过来看看情况。


  瑟兰迪尔将莱戈拉斯抱着放到床上,担心的询问这是怎么了,埃尔隆德说这是快要恢复的预兆,大概莱戈拉斯醒来以后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听到这话的瑟兰迪尔放下心来却又有点失落,于是瑟兰迪尔一直守在莱戈拉斯的身边直到莱戈拉斯醒来。


  莱戈拉斯醒来就看到瑟兰迪尔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看到自己醒来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难受的地方?”


  “没,没有……放心吧,我很好。”莱戈拉斯说道,却又想到最近这段日子的自己,实在是太羞耻了,不由得红了脸,就连耳根都通红一片。


  “恭喜你恢复了。”旁边的埃尔隆德出声莱戈拉斯这才发现了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谢谢您,埃尔隆德领主大人。”莱戈拉斯向埃尔隆德道谢道,毕竟之前在瑞文戴尔有劳他的照顾了。


  “莱戈拉斯,你刚恢复还是多休息几天,还是不要出去的好。”瑟兰迪尔很难过,他担心莱戈拉斯一醒来就要离开。


  “……”莱戈拉斯不说话没同意也没有反对。


  “莱戈拉斯,你的母亲很爱你,超过了任何人,甚至超过了生命。我想她一定不会愿意你身体刚恢复就立即出去的。”瑟兰迪尔这样的理由已经用过了一次,他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其实他也更希望莱戈拉斯留下来。


  “那么Ada您呢,您……爱我么?”莱戈拉斯总算是问出了自己一直想要的问的,他能够从之前父亲对自己的照顾中感受到父亲对自己的爱,但是他还是想听到父亲说出来。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没想到莱戈拉斯会这么问自己,一时间竟然呆住了。


  莱戈拉斯看着瑟兰迪尔吃惊的表情,默默地垂下了头。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瑟兰迪尔终于出声了:


  “我当然爱你,我的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抱住了莱戈拉斯,“其实我希望你留下来,但是我……”


  “Ada我会留下来的,我会一直陪着您。”莱戈拉斯现在才明白,原来走远的那个一直都是自己,而瑟兰迪尔则是一直都在。


  瑟兰迪尔就像是老鹰一样,他不得不让雏鹰飞翔,不得不让雏鹰离开,即使他心中是那么的不舍。而如今雏鹰已经能够自己飞翔了,那么也就该回来了。


  莱戈拉斯就如同自己所说的一样留在着幽暗密林,和父亲一起管理着幽暗密林。


 


 


王子留了下来,这件事让整个幽暗密林内的精灵们都很开心,于是精灵们又一次举行了聚会。瑟兰迪尔也在这场聚会中久违的喝醉了酒。看着眼前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瑟兰迪尔,莱戈拉斯无奈的将人背起来送回了屋子里。


  瑟兰迪尔的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莱戈拉斯凑近才听清楚,瑟兰迪尔嘴里说的是:欢迎回来我最爱的莱戈拉斯。


听到这个,莱戈拉斯看着眼前不省人事的精幸福地笑了,轻轻关上门。


晚安,我最爱的Ada。这是莱戈拉斯留在瑟兰迪尔耳边的低语,瑟兰迪尔终于做了个好梦。